您好,欢迎来到齐鲁字画网, 请登录免费注册

刘荣生官方网站

http://www.qlzhw.com/artist/54

总访问人数:954

总作品数量:16

刘荣生首页 > 相关新闻 > 正文

大爱无疆与狼共舞 ——与动物画家刘荣生交流

发布日期:2018-04-05
0

作者:梁嘉琦

提起天津画坛,享誉神州、影响全国的画家,近现代,就先得说“二刘”——刘奎龄和刘子久。刘奎龄以画动物独树一帜,天津人理应以他为自豪。让我们更自豪的是,江山代有才人出,刘荣生又以画动物在国内画坛独步一时。人称“华夏画狼第一人”走近他,才深知其人其画不虚此名,确有让天津人自豪之处。

并非浪得虚名

说起“华夏画狼第一人”的称谓来,平时不善言谈、甘于寂寞、不喜张扬的刘荣生显得十分谨慎,他说:“那是别人的抬爱,我只是对狼的认知比较早,画狼比较早、另外这些狼作在天津和全国美展中参展和获奖而已。现在画狼的人不多,画得好的也有,我只是画得早,画得多,又赶上了”狼文化“兴盛这个‘集’,可能人家才这样称呼我。但我不以为然,称王称霸不是我的性格,更何况画得好的实在太多了。”

每逢天津、全国重要展事,刘荣生一般都去送作品,画展的工作人员也熟了,一看他来,就嬉称——“狼来了!”

他的确送去的又是一幅表现狼的作品,说起来,他和狼到现在已经有了二十多年的交情了。

从小说中获得灵感

每个人的成功都有缘由,你可能不知,刘荣生喜欢和动物打交道,也爱读书。读中国的书,也读外国的书,也有一些作家朋友。有一位朋友送给他一本美国作家杰克伦敦的小说《雪虎》,小说写的是狼,描写狼与人的关系,他才知道,狼有善良的一面,狼重视团队精神,具有坚韧、顽强、忠诚、合作、牺牲的优秀天性,喜欢群猎……于是,他和狼心灵相通,后来又反复看电视片《动物世界》,狼的行为举止在他胸中形象化了,让他对狼的认识深化了。深化到什么地步,请看他在九八年的一幅作品《狼道》中的跋语:“在我们的眼里永远看不到对生活的失望和气馁,因为我们凭着狼族的野心和智慧在残酷自然生存抗争中不断壮大,我们懂得‘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’的法则。我们永远是自然界最成功的强者。”

刘荣生把多年前的跋语背出来,那么深情地朗诵给我听时,我深知——

他的确是狼的知音,他从狼身上分离出的智慧、抗争……等优秀品质,其目的是在激励人,激励我们在“物竞天择”的法则中做不屈不挠的强者。

刘荣生,难道不也是他所赞颂的强者吗?

狼的人性化

刘荣生笔下的狼,画家选取的角度,提纯后的主题,能鲜明地让读者感受到:他把狼人性化了。有一幅九九年在全国美展上获奖的作品《月夜》,画家没有画月亮,却给人“黄昏后”的感觉,静静的原野,一匹狼静静地蹲在那里,双耳直竖,仿佛一切动静都在它的掌握之中,或许这是幽会前的片刻静寂,狼的“爱情鸟”就要来到;或许是狼族首领在机敏的厮守着自己的领地;或许……。任观者去想象,反正,刘荣生笔下的狼与人性相通,这已经足够了。

他的另一幅作品《他乡遇故知》似乎更加人性化一些,狼与狼之间口鼻相融,气息相融,和谐相处,灵犀相通,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,人间的一大“美事”,嫁接到狼身上,似乎比人更加人性化了。画家喜欢读老庄的书,对老子的话有感而发,在画的上方长篇题跋,更增加画作者的用意。艺术家一旦“有感作斯图”,其感慨尤深,给人更多思索和启示。无怪乎此画获2000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优秀奖。

又一幅作品题为《晨猎》,画的是三匹狼相约出猎的情景,按中国的古老哲学讲“三生万物”,以三匹狼来代表狼的群体,其相互顾惜,前后呼应,团结协作的动态描写,表现此行必有收获的信心,十分动人。此画亮相天津美展。

刘荣生也画虎,他的得意之作是一次观看马戏表演有感而发后的《王者之风》,画中五只猛虎,大概画家是想暗喻历史上的“五虎(福)上将”。说起这幅画来,他显得有些激动。当时,画家想为中国足球鼓劲,盼望他们有“王者之风”,早日冲出亚洲,走向世界,画家采用了局部特写的表现手法,只并排画了五只老虎的前半身,神态各异,雄伟大气。作品在天津美展上广受赞誉,虽然足球未能走出国门,而刘荣生的这幅作品站住了脚。真正的艺术品历来是不朽的。

狼和老鼠的故事

传统成语中有不少关于狼的词语:“狼子野心”、“狼心狗肺”……狼在老百姓的潜意识中,对狼的印象不好。但对艺术品来说,狼在小说、绘画中一旦出现,往往就是另一番景象了。

这让我想起了齐白石笔下的老鼠。老鼠给人类带来的灾害远大于狼,而齐老先生让老鼠生活在油灯旁就变得十分可爱,在民间剪纸艺术中,老鼠也是经常出现的角色。其中的奥妙在于作者赋予老鼠可爱的精神内涵。今天刘荣生画狼也类似于齐白石画鼠,画家的目的不在于给狼在人们的意识中翻案,而在于让人们认识狼的另一面,学会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“适者生存”。

用心良苦。这样就是对“狼文化”内涵的哲学理解。让狼也起着“教化”作用,为什么不行呢?

深山老林里的体验

他每年都抽出一定时间外出写生采风,师法自然。到沂蒙山区、满洲里、东北等地深入深山老林,住在山村里、蒙古包里。深夜,狼的嚎叫从远处传来……

要的是这种感受。有了这种感受,笔下的狼才不是动物园里的。一种苍凉的氛围,一种难得的野性,是万万不可少的。和牧民在一起,和当年的猎户在一起,他获得了许多关于狼、关于虎,关于雪豹的知识,也获得了创作的灵感,体验到了和动物打交道的情趣,认识到狼也是“天地造化之灵物,应享其生存空间”。古人讲画动物难于画骨,其实,难的是赋予它合理的人文精神。作画不是儿戏,不是逗你玩,不是画匹狼吓唬哭闹的孩子,是在于在狼身上挖掘更多的精神内质的东西。

教化为上。狼“被”刘荣生高抬了。

走出关键的一步

回顾自己的艺术道路,刘荣生陷入沉思中。

一个习画者,往往从幼年起就钟爱书画,但穷其一生,孜孜以求,从牙缝里挤出笔墨纸砚,夜以继日,往往到头来,一无所成。究其原因,没有解决好两个问题:画什么,怎么画?

咱天津诸多著名画家,传统功底浑厚,享誉全国,影响极大,谁也不敢小觑。刘荣生在津门这块热土上受益匪浅,但只限于此是远远不够的。

为开阔眼界,于是,他又选择了到北京进修,在中央美院、北京画院学习。拜北京画院彭培泉先生为师,并有幸得到过张立辰王明明冯大中雷正民及诸多大家的教诲。同时四处采风,亲近自然。

当谈到在北京学到些什么时,刘荣生说:“不但学到很多技法,更重要的是,作画在讲究格调、品位,境界上有了很多收获。这些理念在我心中印象特别强烈。这些很重要,决定了一幅画的档次、深度、内涵。作画没有文化理念,不讲究品位、格调,即使技高一筹,也只能是个平庸的画匠。王明明曾鼓励我的一句话至今言犹在耳:‘刻苦钻研,融汇贯通,画自己的画,走自己的路,怎么想就怎么画。’”

所以他注意把人文的内涵画进去。他认为,只有自己心灵上受到震撼,把自己的情和爱渲染到宣纸上,才有可能去感染读者。

他的画大部分是超现实主义的。光“现实”了不行,这一“超”才可能把自己的意识融进画里,在“超”中达到理想的境界。

他喜欢动物,热爱大自然,推崇“天人合一”、“物我两忘”、“大爱无疆”的和谐的人文精神,他推崇“冷逸之美”的创作理念,这种大境界在他的作品里得到了充分印证。

大写意大融合

让人想不到的是,刘荣生的工笔超现实,“超”得令人瞩目,他的写意花鸟画也有独到之处。

不是岁数大了,画不了工笔。但为什么也画写意画呢?这也有个因缘。

一次,一位著名紫砂艺术品大收藏家,他讲的紫砂与茶文化的渊源历史,深刻内涵,深深地感染着荣生。他动心了,画泥壶,画茶文化。于是他选择用拨墨写意的技法来表现,即把传统文化中的精粹,如梅兰竹菊、琴棋书画、古玩玉器等和茶文化有机融合在一起,再以文人画的表现形式画出来。

结果,他的作品又一次受欢迎。他借鉴了齐白石朱屺瞻吴昌硕的画风,画中笔墨技巧娴熟,具有浓厚的文人画气质。他认为:没有文化的国家是可怕的,没有文化的画作是可悲的。所以,他尽量让自己的画作负载更多文化内涵,有更多的文化气息。

超现实工笔与泼墨写意,刘荣生在两极中穿梭,游走……

有狼的韧性,在前行中他深感“适者生存”的快乐。


相关新闻